<rp id="zaqib"><nav id="zaqib"></nav></rp>
<rp id="zaqib"><nav id="zaqib"></nav></rp>
    <cite id="zaqib"><form id="zaqib"></form></cite><tt id="zaqib"><form id="zaqib"></form></tt>

    <cite id="zaqib"><span id="zaqib"><samp id="zaqib"></samp></span></cite><tt id="zaqib"><noscript id="zaqib"><delect id="zaqib"></delect></noscript></tt><rp id="zaqib"><nav id="zaqib"><button id="zaqib"></button></nav></rp>
    <rp id="zaqib"><nav id="zaqib"><strike id="zaqib"></strike></nav></rp>

    <rp id="zaqib"><nav id="zaqib"><button id="zaqib"></button></nav></rp>

  1. <tt id="zaqib"><form id="zaqib"></form></tt><source id="zaqib"><nav id="zaqib"></nav></source>
    尊敬的用戶:當前博客數據庫正進行升級,后臺暫時無法訪問,前臺的評論功能暫時也不能使用,敬請諒解。對此帶來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載中...
    首頁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災 | 旅行記錄 | 美食誘惑 | 成長瞬間 | 周末閑游 | 我的絮叨

    自己騎車上學


    今天是2021年4月8日 閆子瑜12歲5個月13天

    多云 9~21


    3月份開學的第二個周末,子瑜就自己走路回家了。

    全班55個學生,有20個走讀生,這20個孩子里面大多數都是自己回家,需要接送的只占一小部分。像我們離學校比較近的小區,有的孩子從小學就已經不需要接送了。

    老家的孩子比較獨立是真的,但是,也和父母的思維理念直接有關。

    在北京小學六年,只有最后一年有極個別離家近的孩子自己回家,絕大多數孩子都是父母接送。初中生高中生也是如此。

    一是因為距離遠,二是因為大城市的交通狀況太復雜,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家長盡可能地節省時間,想讓孩子多睡一會兒。尤其中學的孩子,你讓他一個人坐車上下學完全沒有問題,但是,算上走路、等車、下了車再走路的時間,可能比家長接送要多出幾十分鐘。所以,我經常會在早上上學路上,看到比父母還高出半個頭的大小伙子大姑娘坐在父母的電動車后座上。

    所以,對于剛上初一的子瑜,我是一定堅持每天接送的。

    有一次,我晚到了一兩分鐘,等我走到學校馬路對面時,子瑜已經和同學過來了。我最不放心的也是這條馬路。子瑜有了和同學作伴過馬路的先例,從那以后,就總是要求自己上下學。

    猶豫了幾天,我還是答應了。反復叮囑她要注意所有車輛,尤其過馬路時左右都要看,放了學不要逗留、馬上回家。

    從那以后,中午晚上放學時間一到,我就掐著點等在窗戶旁。


    自己走了一周,她爸回來了。

    在這之前,子瑜也央求我要買一輛自行車,我沒有答應。從家到學校1公里都不到,走路只需10幾分鐘。而且在學校運動量太少,走路上下學權當鍛煉身體了。讓她自己騎車上下學,起碼是暑假以后的事了。

    可是,她爸回來了。

    沒有原則,沒有底線,不講究曲線救國,一點迂回戰術都不懂,滿口答應第二天就去買自行車。

    ……

    車子買回來了,我這老母親的心啊,從此更是揪揪著。

    從11層窗戶往外看,能看到通往大門的那條小路,約摸著放學時間過了15分鐘,我就開始盯著那條小路。每一秒都是煎熬。

    總是這樣也不行,后來干脆讓她把電話手表帶上了。學校不讓帶手機等電子產品,但是聽她說有偷偷帶的,有一次一個同學的手機在課堂上響了起來,老師也跟沒聽見一樣。既然這樣就好辦了。

    手表調成靜音,除了我和她爸的電話自動接聽之外,其它陌生號碼一律拒接。


    心里總算踏實了。我知道她過馬路時是推著車子的,知道一路上她是騎車還是走路,知道她是否到了教室。

    發布于2021年04月08日 13:45 | 評論數(1) 閱讀數(116) 我的文章

    女人高興了,啥事都不擰巴


    今天是2021年3月17日 閆子瑜12歲4個月19天

    多云 5~17



    清理冰箱篇:

    年后最大的任務就是清理冰箱了,平時就我倆吃飯,飯量也小,所以每一樣至少都得吃兩頓才能吃完。一條三斤重的鯉魚被分成了兩份,兩斤羊肉餡被分成了四份,兩只燒雞,三斤排骨,一塊牛腩,一塊豬肘,若干塊熏肉……還有年前爸媽殺的大公雞,我就裝了十幾塊肉,夠吃一頓就行。

    這些足夠我們吃一個多月,整個三月份都不用買肉了。


    自己做美食篇:

    年前用妹妹單位發的福利卡換了一個烤箱,漢美馳的,壓根沒聽說過這個品牌,京東上一搜,媽呀,同款型號同款大小一千多呢,頓時覺得撿了大便宜。


    烤出來的面包表面有點干,因為沒刷蜂蜜和蛋黃,味道除了不甜之外,和外面賣的差不多,關鍵真的可以拉出絲來。


    二月二龍抬頭,第一次做了春餅。


    就是太大了,比子瑜臉還大。


    戶外活動篇:

    學校每周只休息一天,所以我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出去浪了——小縣城也沒啥可浪的。上午寫作業,下午就在小區里打打羽毛球,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打了沒幾分鐘就把球打到了人家卷簾門上面,找了一根長樹枝,三兩下就撥拉下來了。


    我說把樹枝藏在這里,說不定以后還能派上用場。


    減肥篇:

    晚飯不僅沒有主食,連炒菜也免了,全是青菜水果,寡得不行,我就不信這樣吃上一個月沒有效果。


    前幾天降溫,暖氣基本上也停了,屋里降了三四度,衣服都換上厚的了。子瑜寫作業時還穿著涼拖鞋,腳一涼把褲腿全捆上了。


    買了一堆花花綠綠的盤子,每天都有快遞可拿。雙耳盤、單柄盤,四角盤都種草好久了,挑著挑著就又挑了個鯨魚碗和小奶盅,看外形實在有趣。

    男人和女人本來就是兩個不同的物種,男人覺得沒用的,可能恰恰是女人最看重的。

    今年剛搬進新家,家里到處是一些看似沒用的東西:娃娃玩偶、花瓶花架、干花鮮花、紙巾盒零食筐、喝果汁杯子喝咖啡杯子喝麥片杯子……別看這些東西花里胡哨的,有的純粹是裝飾,也有的不乏實用性,反正都得用,何不用一些賞心悅目的呢?

    有時候一件小小的物件就能讓人愉悅好一陣子。

    家里女人高興了,啥事都不擰巴。

    發布于2021年03月17日 14:30 | 評論數(4) 閱讀數(1314) 成長瞬間

    一個人做了八個菜


    今天是2021年3月3日 閆子瑜12歲4個月5天

    晴 3~16


    自從離家上學、上班,好像就沒有正兒八經給父母做過飯,一年就回來那么幾天,做的次數屈指可數。

    回老年半年了,又搬進了新房子,就想著啥時候讓爸媽過來,給他們做幾個拿手好菜。

    我爸還在上班,只有過年放假才休息。正月初五是老爸最后一天休息,這天是他的生日,提前好多天我就張羅著,讓爸媽到我家來過生日。

    誰知我一說,我媽腦袋便搖得像個撥浪鼓:“哪有在別人家過生日的?”

    過生日不能去別人家?還有這個說法?何況我也不是別人啊!

    不知道我媽從哪里聽來的,反正好說歹說就是不去。害得我百度上好一頓查,也沒查出來在別人家過生日有啥忌諱。

    最后改在了初八這天,我爸終究還是去上班了。我媽和我妹妹先坐公交車過來,我爸中午下班再開車過來。我們這里一到冬天,任何人坐公交車都是免費的。

    一個人緊鑼密鼓做了八個菜。

    早上就把牛肉燉上了,高壓鍋燉25分鐘,然后再倒入炒鍋加上調料和配菜收汁,不放一滴油。配菜我喜歡放杏鮑菇和胡蘿卜,土豆容易爛,一頓吃不完就不好了。

    最費工夫的是干煸豆角,怕炸不熟,又怕炸過了。其實這個菜也是最近才上手的,可能平時就兩人吃飯量很少,感覺很好駕馭。這次豆角有點多,我又不想放滿一鍋油,所以炸的時間長了一些。熟倒是熟了,就是顏色不均勻。

    除了姜汁皮蛋和大拌菜,其實我就炒了四個菜,還有魚香雞蛋、蠔油生菜、腰果蝦仁,后面兩個一扒拉完事。

    清蒸鱸魚也簡單。最后皮蛋上得有點匆忙,本來想在中間擺一圈黃瓜片的。


    正月初十是我妹妹生日。

    這么多年就沒給人家過過生日你說可氣不!

    沒辦法,往年這天我們一家三口早就回北京了。雖然我的假期也很長,子瑜離開學時間也遠得很,但我們實在不想大過年的擠火車,所以每年初六就提前跟爸爸開車回去了。

    我妹妹今年假期也長,我和子瑜也不用回北京,回娘家吃頓飯就算是給她過生日了。

    我爸極愛吃火鍋,但是一年多了都沒吃上一次,為啥?因為我媽不愛吃。

    因為很少在家吃火鍋,所以鍋是沒有的,擺上桌子的這個是電鍋,平時用它熬粥。插上電跟火鍋沒什么區別,就是夾菜的時候看不見菜。


    油麥菜和小菠菜是自家院里種的。


    說是給人家過生日,總不能空著手來。買了兩個沙皮狗慕斯,就當是生日蛋糕了。

    子瑜打開塑料袋,向小姨展示這個栩栩如生的小家伙,小姨一看是兩只小狗,脫口而出:怎么還有你一個?


    逼真的不忍心下嘴。


    小姨給子瑜織了一只小貓,沒有模板,沒有圖片,連參照物都沒有,小貓胸前還掛著一個小包,看出是啥了嗎?

    手還挺巧的嘛!


    正月十五,月兒應該是圓的吧,樓房擋著看不見,外面還霧氣蒙蒙的。


    買了湯圓,沒打算吃,因為中午在婆婆家又吃了一頓餃子加火鍋,肚子實在撐得慌,可是十五當天不吃,難道過了十五再吃?雖說湯圓這種東西,平日里想哪天吃就哪天吃,可總覺得,如此重要的節日,還是留下點痕跡的好,不能讓它悄無聲息地過去。


    這個寒假如此漫長,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

    除了正常開學,別無他求。

    因為只有開學,才意味著疫情好轉,才意味著能夠自由出行。

    未來可期。

    發布于2021年03月03日 15:35 | 評論數(3) 閱讀數(327) 成長瞬間

    該怎樣紀念這個年


    今天是2021年2月20日 閆子瑜12歲3個月25天

    晴 5~25


    今年過年好像和以往沒什么區別:大街上越來越多的車輛、超市中瘋狂購物的人潮、幾乎滅絕的鞭炮聲、做飯吃飯、婆家娘家……

    但是今年確實又和以往不太一樣:結束北漂的我們,不用再掰著手指頭計算歸家的日期,也不用再戀戀不舍地和滿滿的后備箱一起回京。少了慌亂,多了從容。

    即使如此,我和子瑜還是去超市逛了逛。

    感慨就是:人多,人真多!


    按照慣例,大年三十這天中午在娘家。

    五個人,八個菜,吃得不多,剩得不少。春節剛開頭,肚子的戰斗力堪憂,接下來幾天可如何戰斗?


    晚上在婆家吃完餃子,看了一段春晚,就騎車回自己家了。

    小城的炫麗,有些張揚,有些過頭。但是在特定的節日特定的氣氛中,怎么張揚也不為過。有時候,小城的這種極力的、夸張的高調,反而是大城市比不了的。


    晚上9點多,爸爸回來了。他三十這天值班,初四初五也值班,所以只在家呆三天。

    照例帶回來一堆吃的,都是他平時加班的宵夜攢下的。


    從去年開始,子瑜能把春晚從頭到尾看完,今年也不例外。


    大年初一晚上,繼續看春晚重播。


    今年其實最應該值得紀念,因為這是我們在自己家過的第一個年。

    但是,一個福字也沒買,一個窗花也沒貼,家里裝修本來就簡潔,過個年,連一點紅色的元素都沒有。

    初三下午,爸爸回北京了,我和子瑜才去超市買了一些零食回來,果盤擺起來,才有了一絲過年的氣息。


    初五是我爸生日,買了蛋糕,包了餃子,吃了長壽面。


    其實從初五這天就開始構思一組紅色的照片了,總覺得過年沒有紅色太說不過去了。于是翻箱倒柜,找大紅色的東西。一定得是大紅色!

    紅色的餅干盒,紅色的盤子和蘋果,紅色的書,紅色的相框,紅包、賀卡,甚至子瑜給娃娃做的紅色的衣服,這時候都派上用場了。


    咋樣?這樣的九宮格是不是很喜慶?很有年的味道?


    國在家就在!

    2021年,只有山河無恙、人間安康,我們的小日子才會紅紅火火!

    發布于2021年02月20日 13:05 | 評論數(1) 閱讀數(185) 成長瞬間

    消失了半年,我都干了些啥……


    今天是2021年2月1日 閆子瑜12歲3個月6天

     -9~7


    一件事情,一直堅持下去,就會習慣成自然;

    同樣,一件事情,一旦中斷,就會變得越來越懶,而且懶得非常坦然。

    我消失了半年多了……

    其實這半年很忙。忙著搬離北京,忙著搬進新家,忙著子瑜升初中,忙著拍短視頻,忙著考駕照。

    7月底從北京搬到固安,由于疫情反反復復,搬了五六次。接下來就是買買買的節奏,除了必要的家具,就是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再小的房子也是家。

    這個房子只有50平米,可對于租房子租了十幾年的我們來說,看哪都順眼,咋住咋舒坦。


    小區不大,但綠化做的非常好。


    我們隔兩個周末就要來一次,小住兩晚,做做飯,逛逛街。


    8月初回到老家,開始準備子瑜上初中的手續。其實也沒什么,網上填寫轉學申請,因為房子在片區,戶口也在片區,哪方面都合乎要求,等待消息既可。

    老家的房子也不大,90多平,等到子瑜高中畢業,我們至少要住六年,所以要添置的東西更多。


    在北京用的一些鍋碗瓢盆都留在固安了,老家房子里的一切都得重新買。

    這個冰箱是例外,這還是17年前結婚時的嫁妝呢,里里外外擦了一遍,還跟新的一樣。


    這是北邊次臥窗外的景象,喜歡趴在窗臺上往外看。看著一片磚紅的房頂,就像從景山公園俯瞰紫禁城一樣,子瑜調侃:俯視自己打下的江山!哈哈哈!


    晚上去公園溜達溜達,小縣城的夜景也漂亮得很!


    9月份開學了,子瑜分班考試名列全班第3名,這是我萬萬沒想到的。

    都說從北京回來的孩子,在老家會跟不上。因為教材難度不一樣,教學方法不一樣,北京學得淺,老家學得深一些。

    雖然心里也有一些忐忑,但對子瑜還是有信心的。跟不上不大可能,因為子瑜小學時的成績擺在那里,尤其畢業考試三科都考了滿分。而且一到放假,我都會找來老家的試卷讓她做,她做的也不錯。我覺得一個班50多個學生,子瑜排在十幾名應該不成問題。但萬萬沒想到,她竟然考了第3名(年級770人,排名30),還是相當出乎意料的。


    雖然學校離家只有幾百米,我還是堅持每天按時接送。中午回來吃飯,所以我一天來回八趟!

    有人對我不讓孩子住校很詫異,尤其聽到我每次都要接送,就更加不解了,說什么就應該讓孩子住校,該放手時就要放手,都上初中了不用接送了,你看某某家孩子都不用大人管巴拉巴拉一大堆。

    確實,從小在縣城長大的孩子,大部分都是自己上下學,有騎自行車的,還有騎電動車的。別說初中孩子了,好多小學的孩子都騎自行車,無論是小區內還是大馬路上橫沖直撞……我心想,不能拿現在的孩子跟我們小時候比,我們小時候馬路上根本就沒有汽車,而且學校大門緊鄰大馬路,上下學的時候,沒有幾輛汽車避讓行人的。

    孩子不是不具備獨立的能力,而是現在社會太復雜、交通太復雜,沒有什么比孩子安全更重要!以身體健康和人身安全為代價,去講什么放手獨立之類的,都是家長圖省事給自己找借口罷了。

    況且,能讓我一天八次接送孩子的時間也不多,也就初中三年,等孩子上了高中必須住校,你想接送、尤其想和孩子親近都沒機會了。


    只有兩個中午老老實實睡了一覺,后來再也不肯睡了,她說一睡著就不想起來——我對這種感覺深有體會,尤其炎熱的夏日午后,不想睡就不睡吧。


    接下來不管是月考還是期中考試,子瑜都保持在班級第三名年級前30名的好成績,最好的一次考了年級19名。


    住校的孩子能吃上這么豐盛的午餐嗎?十幾歲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連學校內部人士都說學校的飯菜非常非常差,真不知道和學校就隔一條馬路的家長怎么忍心讓孩子去住校!


    十一長假去了固安,那天正好是中秋節,在外面吃了一頓西式大餐。


    去了一次陶然亭公園和野生動物園。


    野生動物園離固安的家只有10公里,公交車也只有六七站,非常方便。


    11月的北京,一直停不下拍照的腳步。在老家就沒那么勤快了,但是只要想拍,還是能發現一些美的風景的。


    這是在一個小區的售樓處門前,有一天偶然經過發現門口有幾棵高大的銀杏樹,過了一周再來,銀杏樹已經變得金黃,非常耀眼。


    隨便一處公園都非常美。


    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在北京。我妹妹看了我發的朋友圈,都說跟北京沒啥區別。我說相機還是那個相機,人還是那個人。北方的秋天大體相似,11月中上旬,銀杏葉和懸鈴木會分別呈現出不一樣的美。


    11月份還有件大事,就是考駕照。這是繼搬家和子瑜上學之外的第三件大事,也是最近幾年一直念念不忘的。

    10月底報名,11月份開始練車。練車的過程從頭疼到糾結到放松再到糾結,心路歷程就不多說了,好在都是一把過,1月份駕照拿到手了。


    沒事的時候喜歡搗騰一些花花草草,有自己買的,有從爸媽家搬來的。

    有綠色才有生機,家里才有人氣兒。


    滿天星是從網上買的,插瓶晾干,擺在家里的各個角落。


    還有這些可有可無的小玩意兒,看到它們就滿心歡喜。不是必需品,但好像又少不了。

    這三只小兔子分別叫不看、不聽、不說,是不是很有意思?


    門口掛鑰匙的地方放了兩只小象,也是尋了好久一眼就看上的。


    小鹿是放眼鏡的,除了剛買來時圖新鮮放過一兩次,平時就擺在架子上當裝飾了。


    長腿娃娃也是找了好久,不喜歡常見的小男孩小女孩,牛油果是不是讓人眼前一亮?


    大象是紙巾盒,海豹是小夜燈。


    子瑜上初中,結束了我們15年的北漂生活,我陪她回老家,爸爸繼續留在北京工作,平時住在固安,也不用再租房子。

    陪讀開始,生活翻起新篇章。

    有影像記錄的生活,生動活潑,有文字記錄的生活,才更回味無窮。

    我不會再消失了!

    發布于2021年02月01日 12:35 | 評論數(5) 閱讀數(283) 成長瞬間

        1 2 3 4 5 6  >>    尾頁  頁碼:1/127


    版權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兒博客 向育兒網舉報 網絡110報警服務




    人与动人物xxxx国产,火影色图,日本最新免费二区三区,欧美一区二区视频高清专区 网站地图